在美國讀了幾年書下來,發現蘋果鴨的人生規劃亂了,真的得走上老學究路線嚕

跟兒時夢想完全是平行線(唉~~)

但,俺知道,這是明確的選擇,決定的事就是決定,不能再回頭

4歲時,因為能自己在鋼琴上彈出音階,走上音樂這條不歸路

中間曲曲折折換過數位鋼琴老師,說真的,剛開始遇到的老師程級不會太高,但後來卻都是遇到重量級消費的名師(日本武藏也大學陳俐英:一小時NT$1,200,上到後來NT$3,600;樂理李志衡老師;聲樂中山大學教授向多芬老師;東海大學鋼琴教授&台北師大的理論作曲教授)

 

電子琴是我的最愛(n次方)

因為考上學校的節奏樂隊,老師建議以後考音樂班,因此8歲時跟著一群小朋友進入Yamaha音樂班,那時只教些鍵盤上的東西,沒事唱唱跳跳,好不樂哉!

但好景不常,Yumi出了個水痘,等我再次出現在班上,哇咧~大家都會踩踏板了

真的很不服氣,他們全部都是比我差的人,為什麼我都不會.....為什麼?才短短的一兩個月?

我一直撐到下課後才哭出來(那天媽媽很忙,是小舅帶我去上課的)

雖然老師一直安撫我,但是還是很難過自己居然是"肉腳"

 

就這樣被介紹給陳怡如老師(我的最愛,雖然他們全家都消失了,包括一隻狗。就因為他那不成材的弟弟欠了一屁股債。)

她教我教的超級賣力,雖然她不是學歷很高的(跟其他老師比起來,那時教我的老師全是大學教授)

但,她真的不同(我好想她),我的電子琴是她一手拉拔上來的,從9級到3級,目前在台灣,我可以自豪的說:已經沒有任何人可以教我了。因為真正的電子琴在台灣沒有很普及,必須到日本去學。

她曾經想帶我參加"聯歡會"(電子琴創作比賽),但國中時讀的是特優班(升學班那種豬狗不如畜牲班),真的不容許我外務太多。

 

以前又要練琴,又要到處趕場上課(鋼琴,電子琴,聲樂,樂理,和聲學,理論作曲,小提琴...),又要跟著班上去廟裡補習的日子(老師差一分打一下,基本分100);一次月考沒考好的同學,桌椅就從我們面前搬走至次優班或普通班的處境。靠~我真的想都不敢想,作夢都會嚇醒。我永遠記得一個情景:我們理化老師帶著他班上的學生到我們班台前,甩了他一巴掌,只因為他考試考不好。(我嚇呆了,不敢直視,我深怕那個同學以後不敢見到我們)

那時,媽媽跟我說,應該放棄一些東西了,不然鐵打的人都會受不了,要求我放棄電子琴。其他老師也一齊加入要求。我不要,她學歷就算不是很高,電子琴將來就算沒有出頭的一天,也不會對我造成奇怪的影響。(靠~學歷在台灣就是那麼重要嗎???天天口裡喊著,對我唸著,還不就是這樣!)

我放棄的已經夠多了,為了這個爛台灣,爛教育制度,我放棄了畫畫(師事黃光男,他免費教我),巴蕾舞,京劇..... 就是為了學那個"爛聲樂"嗎???

那時常常被老師打,彈鋼琴彈到指頭流血.....但,我還是很愛電子琴,就算要我去死,我也要彈。

 

在那時期,說實話,學音樂的孩子很少功課強的,因為一天至少要練8小時,哪裡還會有時間去妳的國英數理地歷公呢?還寫作業呢!樂理都寫不完啊!有時去考試時,遇到那些孩子,他們的爸媽都說,如果沒考上,就只能往外送了(出國當小留學生),因為在台灣只能讀個五專技職學校。高中?想得美。

我跪在鋼琴面前哭~~~我做到了!真的做到了!但是好苦好苦,沒人能體會的了。一輩子都沒人了解我的苦。我高中上了第三志願,繼續學音樂到大學。我沒靠任何人教我功課,反正家人也不會。我只是要證明:資優班的孩子不是畜生,不是考試機器,不是老師所說的:腳踏兩條船,註定會沉船。

 

但,是孩子,就必須要學習,必須要有所歷練,否則永遠不會有成長的機會。我深刻體認到:當一個人是拿"命"來拼的時候,沒有任何事可以阻擋他的。

我依稀記得大學時有個朋友告訴我,會計系的一位教授在自己的辦公室裡拉小提琴。我想:他~將會是未來的我。

如果你們聽過電子琴的聲音,相信你會愛上它。它跟一般所謂的Keyboard(鍵盤)不同,差別很大。

(上圖為:Yamaha HS8 型號,我國高中時期的舞台琴,為了升級,另外接了讀音色機於右下角,雖然目前已有更新機種出現,但我沒辦法回台灣照相,只能在網上抓圖)

 

((本文為蘋果鴨yumi 的獨創稿件,轉載須經由本人同意,否則均為剽竊,須負法律責任。))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magicfishes 的頭像
magicfishes

♡♡蘋果鴨yumi の美國日記♡♡

magicfish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9) 人氣()